当前位置 短文章 优美文章 正文 下一篇:

彼时心境——青春再聚

宿舍窗台望出去是幼儿园,曾经的我们不需要闹钟,因为每天清晨傍晚都有孩纸们杀猪般乱七八糟的声音响彻宿舍。孩子们是无邪的,从他们极具穿透力而毫无半分矜持的叫喊声中我分明可以感觉到他们内心极致的渴望与固执,渴望着回家或者执拗着不回家。不知道为什么学校里会有这样一家附属幼儿园,是让我们偶尔追忆似水流年顺带释放下小资情调还是尽早迷途知返接着实践来者犹可追的至理名言,我不知道。只不过偶尔心情欠佳会合时宜的感慨几句年轻真好之类的话语然后自己无趣的笑笑。慢慢地这些个叫喊声已经没有多大杀伤性了,毫无疑问我们已经可以酣然熟睡,做各种各样的梦,没有孩子。

听老友说现在跑一千米就恶心干呕,想起自诩一千米毫无压力的我前阵子跑完后也有想死的冲动。掐指一算,一年看书睡觉看书,一年懒得出动,此后半年被告知不能跑步,如此这般,阔别这项伟大运动已有两年半了。猛地意识到,今年花似去年好,人早已不同。这些年深居简出,不谙世事,老了筋骨,断了见识,早已是换了人间,大的小的差距都无一例外的拉大着。时不时还茫然地被告知某某毕业结婚或是有小孩了,去了哪哪。接着目之所及各种缅怀。莫名的百感交集,无所适从的呆了很久。想必是下意识地自我安慰或是打心底地反骨暴增,愣是把华仔的《忘情水》唱出了阿信《海阔天空》的味道,那感觉何其悲壮。不过对于之前知道或不知道的各位踏上或即将踏上大时代背景下的社会路的同志们,只能说相聚离开都是没有办法的事,一年一年时光确实过得远比想象的快。此情此境也只有写两句聊表寸心:跃马从速此时年少恃万物青春再聚迩后谈笑轻重云,然后有缘再会了。

今早看到一句很挫的话,因为无能为力,所以顺其自然;因为心无所恃,所以随遇而安。很是手痒的想改改,想想又似乎真是那么一回事。记得高一多媒体课上看到某伤感女留下的句子:每天都有梦想在心底死掉。心血来潮改成了死撑。现在想来当时还真是改对了,读完书的忙着找工作搞创业,好的坏的,一天一天。还在读书的倍感欣羡,各种捉急,惶惶终日,照样一天一天,相同之处就在于内心里那或大或小的念想。又想起另一多媒体课上与某男关于某科任戏谑般的对话。他:如果您是天使,那么您将需要一双很大的翅膀。我:如果您是天使,那么再大的翅膀你也飞不起来彼时年少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我那可爱的小伙伴,以及无辜受累的老师们,可还安好?

吟到恩仇心事涌,江湖侠客已不多。近来发现身边个人团体交流日趋无节操化,忆起小学初中时以见面爆粗为乐的日子已是转眼多年,那帮一起无节操的弟兄也早已天南地北,无迹可寻,心中一痛;瞅了几场篮球直播,发现一直以来孜孜追捧的球星日趋凋零,大都已力不从心,想到自己俨然已经过了谈球论道的年纪,彼时相谈甚欢的小伙伴也都各走一方,又是一痛。想来这人与人间的交际有时候就是显得那么的稀里糊涂,譬如说某人总是会在某一段时间和某一些人走的很近然后又莫名其妙的断了来往;或者某一堆人在某段时间对某一话题孜孜不倦接着又极富默契地闭口不提。这日子有时太缓慢有时又太急躁,个中变化太过仓促,像极了这冬日里泡的一杯茶,由暖转凉,由浓转淡,只需片刻而已。

要2014了,玛雅人千百年信誓澹澹的预言也只是愉悦了忙来忙去的芸芸众生们几分钟的时间接着又都无趣地该干嘛干嘛去了,此时还依旧处身在幸福甜蜜当中的小恋人们也正热切期盼着从13到14的那个罗曼蒂克的夜晚的到来,而末日后的我夹杂着对未来的几许惶恐昨日的几许叹惋以及现在的些许不安倏忽间又稀里糊涂地苟活多了一年。然后无比淡然地发现这日子过得就像翻黄历似的,今天宜理发,明天忌扫除,一年中总有那么几天诸事皆宜,也总有那么几天诸事不宜,等某天翻完了便又再重头来过了。唯一值得关注的只是在这些个年月里我们是做了些啥,还是馀事不取般地一天加一天。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终究太过理想化,隔三差五给自己刷点存在感却是要得的。偶尔和舍友谈起未来,言语中几多迷惘,感觉比自己努力的牛人太多,略感前途渺茫。转念一想,有努力肯坚持也就挫不了多少,毕竟比自己弱的也不在少数,你看电视上的那些个参加冰壶比赛的,用力拖地板都能混出个世界冠军,我等技术流如何会无用武之地?还是必须要相信,夜里做梦能到达的地方,总有一天脚步也是可以到达的。

冲了一大杯茶,热气氤氲间重又认真的地审视了下来时路,发觉想做的得做的还有很多,不必做的不该做的却也做了不少。平庸的日子还在周而复始,有时难免也会感慨,总觉得现如今的生活配不上自己,其实不是现在的生活配不上自己,而是自己压根就配不上曾经努力的自己,以及曾几何时那奢侈却多少可以企及的梦想罢了。这世界太他妈大了,没有谁会在乎你屁话般的琐言碎语,它压根就没有容不下的事情。所以,你可以发泄,但也该发奋,因为今天你年迈的父母仍在为你打拼,这就是你必须发奋的理由。

外面孩纸的吵闹声已经没有了,空荡荡的幼稚园里只有肃杀的寒风吹着几株不知名的老树,枝叶揉错间,彼此交换着关于来年的遐想。夜幕下不时有几只不知名的鸟儿飞过,在灰暗的路灯下遗留着星星点点婆娑荡漾的倩影,迎合着熙来攘往的小道上男男女女们匆匆来去拉长拖短的身影,执拗地对抗着这冬日里桎梏身心的严寒。我想起了拐角处那入冬来时常被紫荆花铺满的小道,此时定然又有数不胜数的花儿飘落,想必明朝又是花飘满径,点点醉人了罢?

公历2013年12月31号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短文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simoni.net/ymwenzhang/9994/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