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文章 优美文章 正文 下一篇:

我偶然地一瞥

我偶然地一瞥,望见窗外是一片花海,却有不像是花海,因为他是有这江南味道的景致。

已是十二月中旬,我偶然跟着时光的脚步便做在了窗前,有幸可以欣赏到如此景色,窗外的景色是另我感叹地,记忆中的冬日本不应是这样的:艳阳的月季在凛冽的风中傲然开放。

可能是今年的冬天来得比往常晚的缘故吧。不必说艳阳的月季在凛冽的风中傲然开放;不必说桑梓在寒凉的季节里枝繁叶茂;也不必说芭蕉叶在繁华中尽显风姿。单是那几棵梧桐树就足以让人止步不前。

寒凉的风与梧桐像是久久未曾相逢的恋人--做着若有若无的交流。这里的梧桐有着与江南梧桐不太相同的味道;有着与北京梧桐不太相同的味气息;有着与西双版纳梧桐不太相同的感觉。

它它只是它,它有的只是江南与大西南独有的味道。在枝与枝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枝干似垂柳一样垂了下来,好像风一吹它的的枝条便会掉了下来,然后在空中划过一定的幅度,这是她似一位妙龄少女一样,垂下的枝叶似她的柔发一样,分外轻柔。

在冬天,这里的梧桐的叶变成黄色,这时总能给人一种清凉的感觉,似江南的梦萦一样,似江南的雨巷一样。多看几次,这里的意境总能给人一种江南的味道。

每当下雨时,后园的梧桐总能给人一种凄凉之感,雨滴在叶片上,清凉的触感透了凉意在空气中;潮湿的露珠滴在枝叶上,好像沉浸了五百年百年的琥珀一样。但金黄的是它,我什么也没有。

十二月的梧桐确真能给我一种萧条的感觉,它好似与江南的雨巷某种精神上的联系,但萧条的是它,我什么也没有。每当落寞时,望着它,就像今日的我,心情总像夏日的天气一样闷热,找不出快乐理由,坐在窗前望着窗外的世界。打开窗户,触到一股别样的凉意,耳后传来后桌咝咝的抽凉声,但我以为恰到好处:微凉的风总是能给我带来别样的韵味。

金黄的梧桐似江南的烟雨梦桥一样,它是一个总能给我深思的名字。这本是属于江南的名词,妹妹也多次跟我提及关于它。但我却执拗地认为它只是属于窗外的世界,朦胧的烟雨下在梧桐树上有一种让人看不懂的意味,或许这才是真正的烟雨梦桥。说实在的,我对江南的烟雨梦桥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许多文人总能从其中读出别样的深情。但我对于江南总找不出别样的感触,或许是因为我恋家的缘故吧!

我望着窗外的梧桐,它总能给我一种薄凉之感,在我的记忆里,江南应该是像这里的梧桐一样吧!因为我从未到过江南,想象中的江南应该跟这里相差无几。

烟雨梦桥,是有着江南味道的梧桐,在我的记忆里胜过了江南的景致,因为它从不哭泣。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短文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simoni.net/ymwenzhang/9928/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