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文章 优美文章 正文 下一篇:

江山泪

幽深的山谷传来箫声,凄凉而婉转,我嘴角浮上一抹笑意。浓重的血色染红我的白衣,我叹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耳边传来赵匡胤斯心裂肺的喊声,在我和江山之间他终是选江山,梨花散落在我的耳际,我听到了它飒飒的乐声,我想它是知道的。

我是罪臣的女儿,我叫雪尽。我出生那年雪花飞扬,梨花散落在长安,长安城撒满花絮很凄美,像一曲长相思,那年是后唐七年我遇见了他,他说他叫赵匡胤,是江湖侠客,我从他的剑眉里看出他注定不是侠客。我是李煜的杀手,我一直没告诉他,因为他说我不是。

那年我十六岁,我来到了唐王宫,作为一名乐工,我记得我初见唐王宫的意境,他是那样的美,四月的梨花像柳天的飞絮一样,湖面上是一片涟漪,总是分外凄美,后来我杀了皇上,主上的父皇。李煜坐上了皇位,我记得再一次见到他是六年后,那是他已不再是他,他是人臣。那是一场忽如其来的不期而遇。我从未怀疑这是一场已定的阴谋

我是除了主上之外唯一知道宝藏的人,那年是后唐的最后一年,赵匡胤发动了陈桥兵变,后唐又开始动乱,隐约的动乱又如期而至。在他和主上中间我选择了他,我永远无法拒绝他的任何要求。宝藏在那一刻在我的手上化为灰烬。那夜我望着院外的梨花,梨花在我的身后化做一场梨花雨,淋湿了我的整个世界。耳际传来一曲长相思。那是他!

不知过了多久,他成了皇上,我从来就知道他不是侠客,他也不可能是侠客。我依旧留在了长安,长安城似乎变了样,梨花虽是依旧,可我总觉得少了什么,我记得有一次他向我问起宝藏的事,我总觉得是陈年旧事便没有再提及,他轻泯了一口茶,便离开。我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叹道:在你心里只有江山。我从来都知道他接近我只是为了李唐江山,可是他知道吗,为了他雪尽可以倾尽所有,是的所有。

那夜,我望了望院外,那里的梨花洒满了院落,那刻心分外凄凉,我朝着他的宫殿走去。及至殿外听到熙熙落落地谈话声,苦笑道:你终究还是选择江山。我对他说我在城外西郊等他,我知道他会来,因为宝藏。我在风中站立了好一会儿,哒哒马蹄声传到耳际,耳边响起他的话语:雪尽。这个名字,有多少年没有响起,在回忆中恐怕早已数不清。他终究在乎的恐怕只是江山吧。

我斟了杯酒给他,他望了许久,拾起,未曾饮起。我苦笑到。我望着山谷处的梨花,暗想:这梨花怕是再也不能望了。我问他:江山好吗。他笑到:好吧。我暗想道:我知道答案了。我感觉到有股剑气向他冲来,我站在他身前,笑到: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我明白这一剑是他刺的,因为他爱江山,如果我替他挡了一剑,他便会给我忠义之名,从此宝藏便无人知晓;如果我没有替他挡那一剑,他便会亲手杀了我,以绝后患。即使明知这是他的计划,我却也这么做了。幽深的山谷传来箫声,凄凉而婉转,我嘴角浮上一抹笑意。

浓重的血色染红我的白衣,我叹道: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耳边传来他斯心裂肺的喊声,在我和江山之间他终是选江山,梨花散落在我的耳际,我听到了它飒飒的乐声,我想它是知道的。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短文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simoni.net/ymwenzhang/9893/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