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文章 优美文章 正文 下一篇:

江山如此多娇

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竟折腰。

塞北江南,海角天涯,一任锦官花色重。又何妨天阔云轻马飞驰。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那里天似穹炉,笼盖四野。荒山残日分戈,影断。碧天白星合剑,声绝。那里有瀚海阑干,有百丈冰。那里有愁云惨淡,有万里凝。纷纷暮雪飘下,撒满了辕门,猎猎红旗飘扬,冻不住冰雪。那里是荒野,杀气阵阵。那里是战场,热血滔滔。

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这里是江南,没有了金戈铁马,没有了战鼓荆棘,有的丝竹管弦,呕哑参差。暖风拂,娇颜醉。可怜几多愁。理还乱,剪不断,缠绵不绝,只写了一个柔的天,柔的地,柔的人,柔的情。游人只和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五岳归来不看山,只叹人间有仙境。可怜世间美景无数,五岳独特于天地。想那东岳泰山之雄,唯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想那西岳华山之险,只叹白马华山君,相逢平原里。想那中岳嵩山之俊,谁问嵩山高万尺,洛水流千秋。想那北岳恒山之幽,有言天地有五岳,恒岳居其北。想那南岳衡山之秀,再来有村诗句,衡山画图。此间只叹五岳之美。

古有诗仙李白叹道,噫嘘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蜀道难,难倒了多少英雄汉。黄鹤飞不过,猿猱攀不过。千万年来,伫立于此,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此地间,磨牙吮血,杀人如麻。或化豺狼,或化毒蛇,可怜杜鹃啼血,证人不还。想曾经豪情疏狂,只化作绵绵雪雨。

一脉长城,数抹青山,穿梭其中,始皇勇武,筑长城,抗匈奴,只叹息千万平民苦。宛若巨龙,一如丝带,天阔云清时,昂首向天吟。孟姜女曾哭倒了长城,那是上天怜她。而今,千百年来,长城依旧巍峨。

春意暖,露水残。风微微带霜。醒来点将台在何方。当年越王勾践宿怨不过江。绍兴佳酿一壶,醉了天下。一壶一碗一举觞,酒是中国黄,一茶一汤一过往,故事我浅尝。古越凭龙山,天下留名,何妨杜甫,风萧萧兮易水寒。我走了潇洒。

梅里有古都,西周月光洒下。鱼米伯渎九泾间,三千两百年,梅花开。梅里桑麻五谷间,箫声雨声剑起。水患荆同荆心间,两邦桑蚕园。烟雨梅里暖,勾吴国里的誓言。古都梅里的诗篇。终成一邦,流传天下,名邦三让。

江山如此多娇,诗里画里烟雨里,古韵犹存,青史依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短文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simoni.net/ymwenzhang/9882/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