绽放 坠落

缤纷的落英,或旋转,或飞舞,终在最后一刻,落在湍急的流水中,溅起颗颗水珠,散落在嘈杂的凡世。

凡世,会有风雨,会有烈日,会有荆棘,会有坎坷。

(一)昙花易逝

天与地交合的地方。一朵浓墨色的云,一点一点吞噬着炽热的阳光,不一会,整片天空暗了下来。雨欲来风满楼,刚刚还轻柔如丝的风,霎那间变成怒火中烧的恶人,用力扬起臂膀,狠狠砸下来。砸在树上,一片一片嫩绿的叶散落下来,像一颗颗的泪,旋转着,飞舞着,坠落在本不应飘落的季节。砸在翠绿的湖水上,掀起碧浪,一层连着一层,拍打着堤岸,发出啪啪的声响。渐渐的,风的叫声越来越嘶哑,越来越急切。河边的树,颤抖着叶片,哗啦啦的哭着。湖面上层层的波浪在颤抖,恐惧随波浪一波一波荡漾开来。

磅礴的大雨,夹杂着嘹亮的雷,坠落下来,砸在干裂的土地上,绽开一朵又一朵的花,夹杂着浑浊的泥土,闪着泥土的黄。空气中,弥漫了土壤的清新,雨的湿润。一朵接一朵的水花,开了便枯萎,便凋逝,像昙花,绚丽,易逝,惹人怜惜。一片一片凋逝的花瓣,汇成一丝细流,融入湍急的河流中,再也找不到踪迹。似乎,从没绽放,从没陨落。

滚滚的河水流淌着,带走了尘世的浮尘,也带走了绽放时绚烂的记忆。

(二)不再

如火的日头,静静的挂在枝头,炙烤着大地上的生机盎然。叶片,无精打采的耷拉着,在柔的不能再柔,静的不能再静的风中,像生锈的钟摆无力摆着,闪着刺眼的光。一只只的鸟儿,你挨着我,我挨着你蹲坐在枝干上,没了清晨的欢快,安静的躲在浓密的树叶下,躲避着毒辣的太阳。树荫将清凉印在鸟的羽翼上,灼烫的羽翼慢慢的,慢慢的变得清凉。鸟儿们享受的闭上了眼,坠入了深深的梦,梦中会有清凉的晨,会有点缀繁星凉凉的夜,一切都是凉的,一种幸福的凉。树下,一丛接一丛的草儿,挺直着腰板,贪婪着享受着树荫的清凉。他们不知道,也不会知道树荫外灼热的阳光到底有多烫。只知道那一小片翠绿的树荫便是所谓的天空。这一丛丛的草像极了蹲坐在井里看日出,日落,目光短浅的蛙,永远,永远不知道那碗口大小的天外面到底是哪样一番景色。安静的鸟儿,天真的草儿,可怜的鸟儿,可怜的草儿。如果,我说如果,有一天,赐予你们清凉的树,不在了。是否还能够如此安静,是否还能如此天真?

当不再成为现实,我们,将何去何从,何去何从?

(三)铭记誓言

清晨,雾如纱。那白色的纱笼罩着的,是一片美好的梦。梦中有金黄的田野,成片,成片的麦香。梦中有枝头累累的硕果,压弯了枝头。梦中有一张又一张沾满露水的沧桑的脸,浓郁的幸福在嘴角绽放,像花。雾如纱,让梦多了一丝的神秘。像待出嫁的姑娘,头上盖着的红纱,让人禁不住,禁不住想掀开,一赏芳容。远处,山的棱角,升起的一抹暖暖的光似乎禁不住诱惑,掀开了纱的一角。然后,笑了,笑的那般嘹亮,吵醒了静寂的晨。鸟儿醒了,树儿醒了,草尖的露珠醒了,叽叽喳喳、哗哗啦啦、滴答滴答,像一首欢快的曲,宜人,动听。

嘭的一声,山棱上那一缕的光,吹起的气球,炸裂开来。瞬间,白纱碎了,破碎在晨的记忆里。渐渐的,那隐藏着的幸福,现了,真实了。一股暖从山的棱角扩散出去,撒向苍茫的大地,暖了麦香,暖了硕果,暖了一张张画满沧桑的脸。硕果压弯的枝头,一只飞倦的鸟儿,笑着,叫着落在上面,原本弯弯的枝头,变得更弯,更弯。一颗颗晶莹的珠儿,欢快的,翻滚着,在果实通红的脸上划过,像一滴溶解了幸福的泪,滴下,和着微凉的风,打弯了草儿的腰。果实上,珠儿划过的地方,一道深深的痕,在风中,散发着淡淡的凉。珠儿的坠落,似乎在告诉枝头红彤彤的果儿,或许今天,或许明天,你将如我般坠落。落在柔软的草上,打几个滚,然后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路过的人,捡起,轻轻拭去沾染的纤尘,放入口中,咬碎,一股秋的丰收的喜悦映在幸福、甘甜的笑脸上。或者,落下,砸在坚硬的土地上,碎裂的伤口中渗出一丝丝的甘甜,滴下,湿润了土地干裂的伤口。坠落,这美丽的坠落是在用生命去诠释化作春泥更护花的誓言。(短文学网 www. )

身处凡世,稚嫩的我们要学会坚强,学会感恩,学会报答。纵使昙花易逝,纵使一切都不再,我们也要铭记春天里许下的诺言,努力去绽放,努力去诠释化作春泥更护花的铮铮誓言。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短文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simoni.net/ymwenzhang/10037/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