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文章 优美文章 正文 下一篇:

弃风华

1

萧清妩是地地道道的大家闺秀,在西方文化汹涌而来的时候,她一如既往地穿着齐脚踝的旗袍,眉目温柔。

清妩是萧氏商号的独女,从小集三千宠爱于一身。都说商人重利,但清妩的父亲也算是一代儒商,平日里风度翩翩,对清妩的教育更是用心。萧远早先也是清王朝的秀才,民国起来后,便弃了文,投入到实业救国的事业中,创立了萧氏商号,在上海也算有点名气。

这日清妩闲来无事,便打发了丫鬟出去,自己在屋中抚了抚琴。檀木案上还放着那吴家小姐的舞会请帖,仿了西式的样式,还带一点玫瑰香气。萧清妩是不喜这些学得皮毛的东西的,只有形,没有魂。

清妩的母亲原先是哪个知府的庶出女儿,虽是庶出,但毕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风华。但她去的早,可喜的是,那一股气质清华被清妩继承了十足,再加上萧远的用心教育,清妩的身上独有一份空灵。不同于古时女子的古板刻意,也不同于时下西式的张扬,那样恬淡而清丽。

2

清妩拨了拨弦,几个音悠悠地响起来。这时候,突然从窗子那传来了一声响动。萧清妩站起身来,却猛然被人一把抓住,捂住了嘴。清妩穿着旗袍行动不便,被来人扯到了一边。别说话,来人压低了嗓音,仍可以听出声音的醇厚动人。萧清妩的骨子里就不是一般的弱女子,这时她已经镇定下来。来人没有伤害她的打算,看来是恰巧躲进来避祸的。萧宅位于闹市的木华街,要翻墙进来还是可能的。

萧清妩微微挣扎了一下,来人犹豫了片刻,还是放开了她。清妩这才看清他的长相,面容英挺,目光冷漠,一双桃花眼微微流露出几分邪气。清妩在心底赞叹了声,面上却不动声色。他见清妩镇定地打量自己,不见惊慌,有些吃惊。顾梓迟是知道萧远有一位掌上千金的,但这位小姐平日里十分低调,自己倒不曾见过她,今日误打误撞下见到的竟是这样一个风华自成的萧小姐。

顾梓迟见她没有出声求救的打算,便微微欠身,抱歉打扰萧小姐了,实在是顾某有些棘手的事,还望萧小姐海涵。清妩在心底笑了一下,闯人屋子的事情都已经做了,现在再来装什么谦谦君子,避祸就避祸,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她想是这样想,但还是回了一礼,不用。玉碎般的两个字,极冷清,极清灵。

话落,萧清妩便不再管他,径直走回古筝旁,调了调琴弦。顾梓迟挑了挑眉,若有所思。

等到萧清妩一曲奏罢,屋子里已经不见顾梓迟的身影。清妩起身,感觉有点乏了,便唤了丫鬟过来洗漱,准备小憩一会。

3

清妩今年18岁,按照旧时的说法,清妩也已经及笄3年了,是时候议亲了。萧远虽然做了商人,对西方文化也了解的不少,但毕竟骨子里还是旧时的观念占据主导地位,对适龄的青年格外注意起来。

这天萧远来到清妩的房门外,敲了敲门,清儿,是爹爹。清妩开了门,把萧远迎了进去。萧远对这个唯一的女儿非常疼爱,清妩从小就没了母亲,对爹爹也是亲近。清妩细细地泡了茶,爹爹,找我有什么事吗?萧远抿了一口茶,是这样的,今天晚上在聚仙居有一场宴会,规模挺大的,上海的名流巨贾几乎都会去,爹爹想带你一起去。清妩皱了皱眉,爹爹从来知道自己不耐烦参加这种宴会,也不强求,今天却特地跑过来说,看来是清妩那样玲珑的心,很快就明白了萧远的苦心。她微微叹了口气,答应下来。

送萧远出了房门,清妩发起呆来。她其实一直都是知道自己的命运的,肯定是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人嫁了,然后相夫教子,直到红颜老死。但萧清妩的骨子里始终有一股冲动,她表面上穿着旗袍,平日里也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但她是真正受过西式教育的女子,她学到的,不是那些小姐用来打发时间的玩意,而是一种真正的精神,试图为自己的命运做主的精神。

清妩想了很久,还是理不出头绪,暂且不想了,先应付晚上的宴会。萧远对这次晚宴非常重视,他嘱咐几个丫鬟好好打扮清妩,在清妩思索的时候,丫鬟们已经准备就绪,就等清妩了。萧清妩叹了口气,起身选衣服去了。

4

夜,聚仙居里热闹非凡,周围各种西式轿车络绎不绝。宴会算是中西结合,采取了西式自由放松的走动形式,但上的主菜还是以中餐为主,看来天朝大国的思想还是根深蒂固的。

晚宴上已经来了不少人,个个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其中最引人瞩目的便是顾氏的顾梓迟。这顾梓迟算是个传奇,年纪轻轻便接管了偌大的顾氏,不仅黑白两道要给他面子,就连那猖獗的不得了的外国人,也要卖他几分薄面。除此之外,顾梓迟那俊美的相貌,冷漠却偏偏邪意自成的桃花眼,更是惹得众位小姐秋波连连。他平日也是低调的很,向来只闻顾梓迟的名,不见顾梓迟的人,只怕今夜过后,顾梓迟的名,更是声名远播了吧。

这厢萧清妩收拾妥当,坐上了自家的车子。当清妩看到亮如白昼的聚仙居的时候,她轻轻地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娉娉袅袅地下了车。

清妩挽着萧远的手臂,仪态万方地走进聚仙楼。在车上的时候,她就做了决定,自己的命运一定要自己去争取。既然如此,她要让上海的上流社会都知道一个不输风华的萧清妩,这样,她的拒绝便更有资本。

察觉到宴会入口处有人走进,宴会厅中三三两两的人都漫不经心地举目看去,这一看,便凝住了视线,满目惊艳。举步而来的正是萧清妩,她穿了一件白底印花的旗袍,勾勒出曼妙的身姿,淡雅的颜色更衬得清妩空灵清丽,微微挽起的发上斜插了一支木檀簪,几根发丝调皮垂下,在这份空灵中添了一份妩媚,竟是让人移不开眼的风情。萧清妩感受到众人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缓缓地展开笑容,这一笑,如菩提破土的清华,是水墨画中点睛的一笔,让原来十分的容颜,生生地超越了可以评分的标准。

寂静过后,宴会厅里便响起了各种猜疑。清妩含笑跟着萧远,不去理会那些声音。唉,我说那么一个美人,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呢。看样子是萧远的女儿,倒是听说过这萧远有一个女儿,平日里也低调,没想到竟生的这样好。可不是,再看看那些个平日里颜色尚好的小姐,现在都淡了。

那吴家小姐握着酒杯的手因为过度用力而有些泛白,目光紧紧盯住萧清妩,又羡又妒。好一会儿,才又带上温柔的笑,继续向顾梓迟献殷勤。这吴龄不看顾梓迟还好,一看更是气的脸色苍白。

此时的顾梓迟,目光锁住萧清妩,那冷漠的桃花眼中竟流露出一抹温色。对于今天的清妩,他还是惊艳的,尽管那日他已经看到过一个与众不同的萧清妩。那日过后,他的脑子里便时不时地浮现清妩的身影,再相见,竟是这样一个明媚不可方物的她。

清妩感受到一股灼热而强势的目光定在自己身上,竟然无法忽视,下意识地向目光所在看去,对上的是那双冷漠而邪气的桃花眼。是他,清妩怔了一下。旁边有人和萧远寒暄起来,清妩看到那个男人直直地走了过来。

萧小姐,男人微微欠身,绅士十足。话音刚落,吴龄便从另一边赶了过来,梓迟,怎么来这里了。边说边想去挽顾梓迟的手臂。顾梓迟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侧过了身子,错开了吴龄的手。萧清妩听到梓迟这个名字,才知道原来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名动上海的顾梓迟。吴龄悻悻地收回了手,把一肚子气都出在清妩身上。萧小姐今日怎么出门了,当初我那请帖可是请不动萧小姐呢。清妩淡雅一笑,吴小姐哪里的话,那日我不巧身子不爽,怕去了反而扫了大家的兴,就自作主张没有去赴宴,吴小姐还要原谅清儿啊。顾梓迟看着那个风淡云轻的清妩,眼神的热度不由的加深了几分。

5

顾梓迟没有理会吴龄,清妩摆脱了吴龄后便去了洗手间。萧清妩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笑得有些无力,终究是过不了安宁的日子啊。她洗了手,给自己打了气,依旧步伐从容地走出了洗手间。没想到会在走廊上遇到顾梓迟,看他倚靠在墙壁上的样子,应该是在等人。清妩想到那日他情急之下躲进萧府的事情,下意识地认为这个男人很危险。于是在经过他的时候,清妩轻轻点了点头便径直走向前去。

错开的那一瞬间,顾梓迟伸手拉住了清妩。萧清妩惊了一下,挣了挣,却发觉男人握的更紧了。清妩抬头,顾先生,你这是做什么。顾梓迟挑了挑眉,我在等你。想是顾先生有事找清妩,但还请顾先生先放开清妩。顾梓迟听这小女人一口一个顾先生,心里老大不乐意,叫我梓迟。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说出了叫自己名字的话。清妩吃惊地望着他,好像他们之间没有那么熟吧。

正在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突然顾梓迟将清妩搂进了怀里。清妩正要挣扎,却敏感地发现气氛有些不对,转头一看,只见一群打手打扮的人向他们而来。清妩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刚觉得这个男人危险,危险就来了。同时清妩也郁闷了,自己一个大家闺秀,怎么每次都在这个男人面前露出本性呢,就像现在。现在的萧清妩正拉着顾梓迟一路狂奔,便跑便懊恼,别人找的是顾梓迟,自己跑什么呀,再说当时怎么就下意识地拉上了这个罪魁祸首呢。

顾梓迟一开始也被清妩吓了一跳,这丫头,不管不顾拉着自己就跑,但慢慢地,他的嘴角就扬了起来,说不出的愉悦。他反手握紧清妩的手,掌握了主动。后面那几个小角色,他还没放在眼里,那天要不是自己大意中了那老狐狸的药,也不至于狼狈地躲进萧府。不过,他看了看扯着旗袍快跑的清妩,还是要谢谢那个老狐狸,让他遇到了这个女子。

两人甩掉了跟着的人,进了一个雅间。萧清妩气恼地甩掉了顾梓迟的手,大口大口地喘气,反正他已经知道自己的本性了,也不用顾及什么大家闺秀的礼仪。顾梓迟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嘴角的笑意味不明。萧清妩低头整理衣服,看着起了褶皱的旗袍欲哭无泪,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有多狼狈。

都是你,清妩恶狠狠地盯着顾梓迟,其实她也只是虚张声势罢了。顾梓迟的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哪里还有半分冷漠,是是,都是我不好,语气是前所未有的温柔。清妩没有再理他,再收拾了一下自己便出了雅间,回到宴会大厅。顾梓迟没有拦她,他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做。

顾梓迟没有回宴会大厅,径直出了聚仙居。在外面候着的顾勇走上来,顾少。顾梓迟点点头,顾勇,二叔那边盯紧点。顾勇是顾梓迟的心腹,是顾梓迟一手培养出来的,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顾少这是,要动手了。顾梓迟顿了顿,又说,你派几个可靠的人,保护好萧氏商号的萧清妩。顾勇这就不明白了,一向冷清的顾少,怎么突然对个女人上心起来了。但顾梓迟的心思没人猜的到,顾勇也只是迟疑了一下便领命下去了。顾梓迟回头看看灯火辉煌的聚仙居,轻轻吐出三个字,萧清妩。

夜色深沉。

这边清妩找了个借口向萧远解释了一下,然后便有几个名流之子过来见面。清妩笑着应付,心里却叫苦不迭,还不如和顾梓迟在一起呢。这时的萧清妩还没有意识到,她那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顾梓迟。

其中有个叫陈泽墨的倒是长的一表人才,温润如玉。萧远对他的印象也是极好的,悄声对清妩说,这是上海大世界的少东家,平日里很是自爱,不像有些少爷那样花天酒地的。清妩也只是笑了笑,父亲这意思是再明白不过了,想要把自己和这少东家撮合成一对。

6

这几日清妩过得很是郁闷,自从聚仙居回来后,她收到的拜帖垒了厚厚一叠,平日里连清静弹个琴的空闲都没有。和陈泽墨也出去过几次,两个人一个大家闺秀处处风仪,一个谦谦君子翩翩风度,在外人看来倒是般配的很。

这天在萧远期盼的目光下,清妩没办法还是跟着陈泽墨去了上海大世界。上海大世界的营生还是很复杂的,表面上也就是歌舞厅。清妩始终是怀疑的,陈泽墨这个少东家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温润如君子。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顾梓迟。当时她和陈泽墨正坐在西式沙发里探讨红酒和白酒的区别,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顾梓迟,一把拉起她就走。清妩愣住了,待到反应过来,已经被顾梓迟带到了一间房间里,正困在门和顾梓迟的手臂间。清妩要挣扎,却发现自己被他搂的更紧了。

顾梓迟这几日忙着对付他那个不安分的二叔,却没有忘了清妩。他每天听着派去保护清妩那几个手下的回报,反反复复提到陈泽墨这个名字,还听到两人如何如何般配,他整个人就愈加冰冷,冰冷中带着狂怒。今天在上海大世界遇上那个不听话的小女人,还没来得及高兴,就看到她和那个陈泽墨亲密的样子,他脑子一热,想都没想就冲过去拉了人就走。

现在看着困在他怀中清丽的人儿,顾梓迟觉得自己的心又软的不可思议。察觉到清妩的挣扎,他的手臂收了收,把人抱的更紧了。清妩抬起头来,顾梓迟你这是什么意思,快放开我。清妩没有意识到,自己喊的是顾梓迟,而非顾先生。顾梓迟看着那一张一合娇艳欲滴的嘴唇,突然就吻了下去。清妩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忘记了挣扎。顾梓迟感受到那美好的甜美,细细地勾勒清妩的唇形,又吻又舔,还轻声诱哄着,乖,闭上眼睛。清妩被他吻得浑身无力,失魂般地闭上了眼。

待到一吻结束,清妩靠着门板不知所措,自己竟然没有推开他,反而还沉迷其中。但是清妩除了懊悔却没有厌恶,她有轻微的洁癖,平日里被别人碰一下手都会觉得很难受,今天顾梓迟吻她不但没有觉得难受,在心底倒有一股不知名的情绪升腾起来。

顾梓迟看着怀中小女人呆愣的样子,心情很好地勾起嘴角。清儿,和我在一起好不好。清妩没想到这个名动上海的男人在用这么温柔,甚至带点恳求的语气和自己说话,说的还是这样一句表白的话。心底那莫名的情绪愈发强烈,清妩点头答应顾梓迟的时候,她明白了,那种感觉,叫做喜欢。

顾梓迟惊喜地抱紧清妩,原先只是对这个女人上了心,没想到她对自己来说比想象的重要的多,就像现在,他满足的仿佛拥有了整个世界一样,因为有她,自己的世界不再是一片冰冷和黑暗。

两个人甜甜蜜蜜地从房间出来,清妩说什么也要和陈泽墨说声抱歉,顾梓迟的脸就垮了下来,但还是应了清妩。陈泽墨倒是很大方,清妩和他客套了几句就转身离开了,没有注意到陈泽墨眼中一闪而过的阴狠。

顾梓迟,那两次要害你的都是什么人啊?清妩的神色有些凝重,既然决定了喜欢他,便做不到像以前一样不在意了。顾梓迟是不打算告诉清妩这些黑暗的事情的,没想到她自己问了,看着她凝重的神色,顾梓迟的心中涌过一阵暖意。他想了想还是开了口,是我二叔的人。安抚了清妩惊讶的情绪,他继续说,二叔觊觎顾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父亲去的早,他一直把顾氏当做自己的囊中之物,就等着老爷子走了。没想到老爷子临死时把顾氏交给了我,看到我在顾氏的地位越来越稳固,他等不住了。

虽然顾梓迟说的风淡云清,但清妩知道他肯定受了不少苦,被自己的亲人追杀,难怪他对人那么冷漠。清妩抚上他的手,你还有我。回答她的是顾梓迟铺天盖地的吻。他孤单了太久,还好上天给了他一个萧清妩。

7

日子在呼吸的缝隙里一天天流走,萧远知道了清妩和顾梓迟的事后自然是支持的,清妩觉得自己很幸福。

这天是清妩母亲的忌辰。清妩原先是想告诉顾梓迟的,但想到这几日他和那二叔的较量到了关键时期,便不去打扰他了,免得分了心。于是清妩还是和往年一样,着了素衣,静静地去看看母亲。

清妩母亲的墓在离上海不远的一处山头上,她年年都来,倒是没觉的累。来到墓前,将一束白菊放在墓碑前,清妩坐了下来。母亲,清儿来看你了。母亲,清儿找到一个喜欢的人了,他叫顾梓迟。清儿和他在一起很开心,母亲,我们会幸福的。一句句话消散在风中,缱绻而不舍。

回程的路上,清妩遇到了几个打手,一看他们就知道是有备而来。顾梓迟派给清妩保护的人终究是寡不敌众,清妩被迷晕带到了上海大世界的一处包间内。

顾梓迟布置了那么久,就准备今天一举收拾了他那个好二叔。顾少,一切都准备好了。顾勇在顾梓迟耳边低语了一声,顾梓迟的嘴角溢开一个残忍的笑。突然想到了清妩,他的神情立刻温柔下来,几天不见那个小女人,他可是真想她了。

清妩幽幽地醒过来,看清了坐在沙发上那个意料之外的人。是你,陈泽墨。清妩刚醒,声音低沉而沙哑。沙发上的人动了动,没错,是我。你绑我做什么。陈泽墨起身走到清妩身边蹲下,你说我们本来处的好好的,偏偏顾梓迟要出来搅和。清妩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深刻的恨意。清妩稳了稳神,你把我绑来,就不怕顾梓迟知道后废了你。陈泽墨突然就发起狂来,他紧紧捏住清妩的下巴,废了我,笑话,恐怕现在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清妩的心紧了紧,面上却做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怎么,不相信,告诉你也无妨。他那二叔顾明渊,想必顾梓迟也和你说了吧。我是这上海大世界的少东家,我也是顾明渊的儿子,这顾氏,应该是我的。现在,顾梓迟和那老狐狸正斗得你死我活呢,哈哈哈。清妩看着眼前发狂的人,哪里还有半点温润的样子。

清妩看了看四周,应该是在上海大世界,不知道顾梓迟怎么样了,她担心地绞着手,脑子飞快地转着。陈泽墨见她沉默,停下了笑,你别想逃,我不仅要得到顾氏,就连你,我也要,我要让顾梓迟一无所有。

顾梓迟布置的很周到,顾明渊已经被他控制住了。顾梓迟,你是真厉害,没想到到最后我还是输给了你。顾梓迟挑了挑眉,二叔过奖了。不过你也别得意,你那个萧家小姐,可是在我手上呢。顾梓迟的眼神冷了下来,你说什么。顾明渊没有再理他,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

就在这时,有人来报,伤痕累累的人正是保护清妩的护卫。顾梓迟听完回报,整个人阴沉的可怕,桃花眼中集聚着滔天的怒意。

当顾梓迟带人破门而入的时候,看到的景象让他想毁灭一切。清妩衣衫不整地被陈泽墨压在身下,双手死死地抵住陈泽墨的胸膛,头倔强地转向一边。顾梓迟一把将陈泽墨甩了出去,紧紧地抱住清妩。清妩感受到熟悉的味道,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眼泪止不住地掉下来。顾梓迟感觉到胸膛一片湿润,又心疼又懊悔,轻抚着清妩的背安慰,没事了,没事了,是我不好,是我来晚了。

陈泽墨从地上站起来,顾梓迟。顾梓迟冷冷地扫过他,仿佛来自地狱的声音传来,你该死。清妩感觉到顾梓迟浑身的冷意,有些担心地握住他的手。顾梓迟也感觉到怀中小女人的不安,低下头安慰。就在这时,陈泽墨掏出一把枪,向着顾梓迟的方向扣动扳机。顾梓迟的心思都放在了清妩身上,没有注意到陈泽墨的小动作。清妩却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陈泽墨掏枪射击的动作,她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快要停止了,一转身便挡在了顾梓迟的前面。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片刻间,待顾梓迟反应过来,就只看到那个小小的人儿染了一身的血,慢慢地从他的怀里滑下去。

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都不知道了,他只看到满目的鲜红,还有那个渐渐冰冷的身体。很久很久以后,顾梓迟还守着萧清妩,始终不愿意相信那个美好的女子,那个带给他温暖和光明的女子,真的不在了。

青山绿水之间,那个神祗一般的男人就坐在墓碑前,神色温柔地抚上墓碑。上面刻着,爱妻清妩之墓。男人和这墓碑,仿佛融为了一体。

上海再无顾梓迟。

人世再无萧清妩。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短文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simoni.net/ymwenzhang/10012/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