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短文章 励志文章 正文 下一篇:

我的少年

看文章记得上短文章,一切为了给你好看。

  【初恋二三事】我的少年

  每当看到羽毛球场上飒爽的英姿,我总会想起那个少年,想起那份菁菁年华里最初的悸动,最美的情愫。

  初识

  那是2008年的秋天,在北京奥运会的喝彩声里,我升入了高二。一开学便是文理分科,为高考计,原班上大多数同学都选择了理科,我也不例外,于是我们班就成了理科重点班,又调进来八九个理科生。班主任向来把时间看得金贵,只让新同学默默进来坐下,连自我介绍都省了。我向来不关注这些,象征性抬了抬头,便继续研究那缠人的物理题了。

  晚自习后回宿舍,还没进门,就听到室友们在讨论几个新同学,“哎,我觉得那个林方舟挺帅的,高高瘦瘦,就是坐我前面那个。”“噢,那个呀,是不错,怎样你还想近水楼台么,小心班头召你喝茶去!哈哈!”她们嬉闹着,见我进门又问:“小娅,你觉得呢?”我笑笑摇了摇头,表示没注意到。帅哥什么的果真是女生永恒的话题,只是帅不帅又怎样呢,似乎与我并没什么干系。

  “好,这节课就到这里,请科代表把作业发给大家,我们下节课讲评。”语文老师指着讲台上的一沓作业本,向我示意。“好的。”我点头,赶忙起身走向讲台。作业本都是按小组放在一起的,我只要分开交给每组小组长就好了,但是有个小组长恰好出去了,于是我就替他发。“林方舟,哪里呀?”我对几张新面孔还不熟,于是叫道。“我的吗?给我吧!”清朗的男声从身后传来。我回头,一个俊雅的男孩子,个子高高的,白色T恤衫,牛仔裤,眉清目秀,眼里带笑,向我走来。呃,这就是传说中的林方舟么,果然如室友所说,嗯,蛮好看蛮阳光的!我递过本子。“谢谢啊!”“不客气的!”

  微澜

  日子静静溜走着,偶尔会从题海中抬头瞄向窗外,在树木枝叶间停留几秒,稍作休息。那日午后,我照例抬头望向窗外,恰看到窗边林方舟正侧身与旁边同学说什么,忽然他笑了,眉眼弯弯,那么纯粹,那么明净,阳光透过玻璃照着他的侧脸,善睐的明眸里也跃动着愉悦!我顿时觉得心跳漏了一拍,一笑倾城么,真美!那以后的抬头小憩间,我的余光总会不经意间扫过窗边那个阳光少年,或嘴角含笑,或眉飞色舞,或低头专注于课本,无论何种情态,总是那么生动。在这个被压得喘不过气的高考备战里,那恣意的笑容总会感染到我,一扫我心中烦躁,让我能重新静下心来学习。

  高二以来,最期待的就只有体育课了,可以去操场溜一圈放松下神经。我一如既往在操场上晃悠,一边羽毛球场上传来的喝彩声吸引了我,走过去,那熟悉的身影一下子映入眼帘,是他!黑白格子的毛衫,照常是牛仔裤,看着很是舒服,他正跳起来一记完美的扣杀,对方果然没能接到球,周围又是一阵叫好声。我不由驻足观看,他应该是经过了专业的训练,发球扣球及远近战术,挥洒自如,动作也特别帅,挥臂跳跃,身影矫健,颇有些翩若惊鸿的味道!原来那个爱笑的少年羽毛球也打得这样好!

  自此,欣赏他打球成了我体育课上唯一的项目。

  那时,我只知道看到那个身影会有丝丝莫名的欢欣,却还不甚明白,这就是心动的感觉。

  倾心

  期中考试后,成绩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我的名次没有大的波动,理综成绩稍弱点,语文成绩很是给力,一综合在班上排第五名。班主任一如既往的分析成绩,表扬批评加鞭策,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我便对着物理卷子整理起错题。“……林方舟,你看看你的成绩比进班时退了多少,整天就见你跟周围人说笑,都什么时候了还静不下心……得给你找个安静踏实的人坐一起,来,你跟李佳佳换个位子,坐到于娅旁边,于娅,你以后监督着林方舟。”老师又说了什么我没听到,那句“坐到于娅旁边”、“监督着林方舟”却印在我脑海久久,同桌么,莫名的喜悦充斥了我的心。

  一下课就换位子,他抱着书本走过来坐下,笑笑,友善里带着俏皮,“科代表,多多指教,哎,不会真监督我吧!”“啊?哦,当然要严格遵从班主任的指示咯!”也许是他的轻快愉悦感染到我,我也难得开了个小玩笑。然后相视笑笑。

  接下来的日子想必有趣吧。

  成为同桌后,我们交流渐渐多了,互相熟络起来。我发现他真的很阳光开朗,爱笑爱闹,也很简单。

  “科代表,传授下经验,怎么做到语文总考年级第一的?”

  “没有啊,就一两次。”我答。

  “这么厚一本错题集呀,厉害!”

  “我物理比较弱。”我说。

  “你们寄宿生多久回家一次呀”

  “一个月吧。”我应道。

  “没想到你这样的乖乖女竟然“恋师”呀,语文老师那么有魅力么!”

  “哎,昨天发的化学卷子给我看看,马上要交了!”

  “……”

  “闭嘴,班主任在后门口巡视呢!”我终于不耐烦了。

  “你竟然也会骗人,哪里有班头……”好一会儿,才从身旁传来一声嘀咕。

  我忍不住嘴角上扬。

  我性本静,备考中亦多烦闷,他的活跃开朗,无疑给我沉寂的生活增添了一抹亮色。再抬头休息时,我不再看向窗外,而是不自觉的瞥过身旁,抬头间嘴角弯弯,奋笔时神清专注。

  “林方舟,你羽毛球打得很好!”一次体育课前,他正检查球拍,我说道。“还好吧,我很喜欢羽毛球,以前培训过一段时间,”他略带不好意思又微含自豪的说,“你会么,待会一起打?”“以前打过,完全业余的,哪敢班门弄斧呢!”“没事儿,一起玩儿嘛!”

  站在球场上,看着球网另一面的翩翩少年,心跳顿时失了规律,握着球拍的手微汗。帅帅的身影跃起,长臂一挥,球从拍沿擦过,我意料之中地没接住,几番下来也总是我跑前跑后捡球,他大概也看出了我真的是业余的,便不再用亦远亦近的战术了,开始平稳发球接球,这次终于稳稳对打了许久。

  下课一同回教室。“你还不错嘛,下节课再战!”“你是损我还是表扬呢?”“当然是表扬,看你文文静静的,平时也不怎么动,还以为你不会打呢,竟能连对几十个球!”“承让承让!”很久没这么运动了,手臂很有些酸痛无力,然而心里却是满满的甜蜜。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短文章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esimoni.net/lzwenzhang/9739/

作者: wenzhan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